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博览 > 人物春秋 > - 详情

张书印

2020-09-15 08:35 来源: 未知 人气:

 

张书印
■ 文/钱得坡 田建勋

       张书印,字信符,密县早期 著名的革命人士,新文化、新思想的传播者,优秀的农民运动的领导人。早在“五四”时期,他就积极投身于伟大的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1924 年,他组织密县平民教育促进会,宣传新文化、新思想,是密县现代教育的奠基人。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他积极筹建国民党密县县党部,领导全县农民协会、妇女会、青年学社等组织,开展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1927 年,国共分裂后,他仍积极与共产党合作,为共产党保存了一批革命力量,是共产党的忠诚朋友。1930 年 10 月10 日,他不幸被害,时年 28 岁。
寻真理 求进步 热血青年
       1902 年 10 月 1 日,张书印生于密县大隗乡山头湾村的一个穷苦农民家庭。祖父给地主种地,父亲推煤卖煤,家境贫寒。张书印在很小的时候,就干繁重的农活,饱尝了人间的辛苦,深感人间的不平。他天资聪明,勤奋好学,1916 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密县高等小学堂。他一有时间,就找报刊杂志阅读,国家的内忧外患,使年少的他痛心疾首。他听说大军阀袁世凯窃取革命果实、承认日本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时,心中极为愤慨。国家的灾难使张书印暗下决心:学好本领,长大了更好地报效祖国。他常以岳飞的《满江红》、
文天祥的《正气歌》自勉,喜欢向伙伴们讲三国故事和水浒好汉,决心以那些“大英雄”为榜样,以天下为己任,除尽人间不平。
       1919 年夏,正当“五四”爱国热潮席卷全国时,张书印考入开封省立甲种商业学校,来到当时全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古都开封,这里的一切使他感到新奇,那么多人关心国家大事、民族命运!今天是工人罢工,明天是学生罢课 ;街头有演讲,课堂有议论。进步教师和同学们的言行,极大地吸引着张书印,他开始接触新思想,探索新道理。陈独秀、李大钊、鲁迅等人的著作使他如饥似渴,《向导》《新青年》等进步书刊令他爱不释手。1920 年初,年轻气盛的张书印怀着对旧教育、旧文化的极大反感,带领开封的同学砸毁山头湾村附近的四家私塾铺,赶跑了私塾先生。当时他认为,提倡新文化,就要打倒旧文化,反对孔家店,就要砸烂私塾铺。
       这一年冬天,开封进步学生再次掀起抵制日货、反对日本侵略的高潮。学生们还针对大军阀河南督军赵倜盗卖郑州商埠的罪行,要求打倒赵倜,收回商埠。张书印参加了开封学生联合会组织的抵制日货宣讲团。他深入城乡,搞演讲, 教唱歌,愤怒声讨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暴行,号召人民团结起来,共同抵制日货,打倒侵略者。
       1921 年初,他回到家乡,深入军阀赵倜的爪牙赵三麻子在密县开办的煤矿,调查其霸占民众财产、欺压工人的罪行。为此,张书印被赵麻子扣押,后送密县县衙看守所关押。在狱中,张书印丝毫不为反动势力所屈服,坚持宣传进步思想,学习俄国十月革命,打倒军阀、打倒土豪劣绅,打烂旧世界。  
       关押半月后,他经学校营救出狱。1923 年 2 月,张书印组织密县革命群众几十人赴郑,声援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当时,大罢工分四路游行,张书印等密县革命群众参加了第一路的游行。
兴教育 开民智 泽及后代
       20 年代初,密县教育极为落后,人才异常缺乏,民众极不开化,男子蓄长辫,女子缠小脚 ;有钱有势者张口“子曰诗云”,闭口“之乎者也”;贫民百姓连“子丑寅卯”“油盐酱醋”也多不识。全县仅有一所小学,一所单级师范,而且教师也是从邻县聘请的。
       山头湾的旧私塾捣毁后,村里几年无人读书。张书印 说:“干革命得有长远打算,在打破旧社会的同时,必须建设新世界。只破坏不建设不是革命之目的,要立新就得有立新的人才。”他认为要培养人才,就要办教育。
       1924 年春,张书印创建平民教育促进会,决心要使所有“平民”都受到教育。一天,他把村民召集起来开会,讲了教育的重要性之后,感慨地说,我们之所以贫穷,是因为没有知识,愚昧,才受人压迫。
       他指着村周围的三座大山说,这座是帝国主义,是小日本 ;这座是军阀,是赵倜 ;这座是封建制度土豪劣绅,是王洪瓒。他们就像大山压在我们身上,使我们不能自由幸福,辈辈受穷。要革三座大山的命,我们决定把山头湾改为“进化村”。
        张书印搞进化、办平民教育的第一步就是筹建进化村小学。他从开封毕业回乡后,乡亲们都很尊重他。他走家串户,挨门做工作。开明人士张万真、张书洲等让出闲房七间、小楼一幢,作校舍 ;张氏拿出八十亩坟地的收入作经费 ;聘请张之山、杨绍增、张全保等青年做教师。这样,经过多方筹备,小学开始上课。张书印明确规定 :学龄儿童都要上学,穷人孩子可免费入学 ;妇女上午劳动,下午学习 ;男子白天劳动,晚上学习。
       进化村小学及夜校使用的课本是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蒲化仁编写的《平民识字课本》和《妇女识字课本》。此外,张书印等还在课堂上讲反帝反封建、三民主义、耕者有其田等进步思想。
       学校一改旧私塾的教育方法,办得很活跃,组织了宣传队。张书印亲自教学员进步歌曲,宣传剪辫、放脚、扒神像的好处。当时反帝反封建,放足有放足歌,扒神有扒神歌。《扒神胎》就是一首反迷信歌曲,歌曲大意是 :
可叹真可叹,有人心太憨。
可知神胎是泥塑,瞪着两眼拜泥团。
木是骨头泥是肉,筋是麦秸乱麻缠。
修个男神叫爷爷,修个女像叫奶奶。
修个站像不会坐,修个坐像起不来。
通通鼻子不出气,摸摸耳朵两大片。
有病去求他,永不发一言。
没粮去求它,不给人半碗。
同胞们,起来干,扒去神胎不受欺骗。
       张书印还派进步青年樊百全到县东关口、张小寨等地开展平民教育。一时间,从县东到县西,教育得到迅速发展。不到一年时间,方圆一二十里的地方都开始创办平民教育,平民夜校、农民识字班、妇女识字班等纷纷建起。
       在张书印、樊百全的大力倡导下,密县教育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到 1930 年,全县创建了一大批新式学校,如县立第一小学、县立初级中学、密县第一职业学校、第二职业学校,都在这一时期建成。除县立学校外,观音堂、岳村、白寨、牛店、超化、大隗等地也创建了正规化普通小学。
       教育的发展,新文化、新思想的传播,极大地促进了全县社会各方面的发展,尤其是在社会风气和人们的精神风貌方面的表现更为突出,为马克思主义传播创造了条件。
搞农运 斗劣绅 功在桑梓
      密县位于伏牛山东边的浅山区,土地贫瘠,十年九旱,这里与军事重镇郑州毗邻,军阀混战,首当其冲。连年兵匪战祸,加上苛捐杂税,地主豪绅的高利盘剥,闹得民不聊生。后来,农会会员唱的《四季歌》就是当时农民悲惨生活的真实写照 :
长春天吃糠菜好似牛马,
夏日里背火鏊汗流满面,
秋季里收罢场不够杂税田捐,
冬季里没棉衣忍饥受寒。
       1926 年春,张书印在启蒙教育取得一定成绩的基础上,开始对农民讲组织起来的意义。一有机会,他就向群众宣传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的意义,帝国主义压迫的根源,组织起来力量大的道理。不久,青年农民张恒顺、张小丑、张书令等主动靠近张书印。张书印以他们三人为基础,成立密县进化村第一农民协会。农民协会替农民说话,谁有困难,找到农协,困难就会得到解决;有人压迫农民时,农协给农民做主。慢慢地,全村七、八百人,加入农会的就有五六百人,加入农会成为很光荣的事。随着农协队伍的扩大,农民越来越关
心自己的切身利益,土豪劣绅也更加惊恐不安,他们不甘心失去天堂,总是寻机向农会进攻。为了打击土豪劣绅,保护民众利益,在张书印的领导下,进化村农民自卫军在全县率先建立。
       1926 年冬至 1927 年初,为了迎接国民革命军北伐,张书印把进化村农民自卫军扩充为一个大队,下辖三个小队,共有一百二十人左右,全村青壮劳力基本上都参加了。白天自卫队员干活谋生,推煤回来就进行军事训练。自卫军有土炮四十多门、鸟枪多支,余下武器是红缨枪。进化村农民自卫军队员头戴灰色八角帽,臂戴“誓不与缠脚女子结婚”的袖章,逢集遇会,在张书印的领导下,演节目,唱歌曲,宣传革命道理。在他们的影响下,全县大部分地方,如县北郭庄,县西牛店、打虎亭都建立起农民协会和农民自卫组织。
        进化村的革命壮举也使新郑、禹县等地的农民深受鼓舞,禹县、新郑的群众称进化村是“革命村”,进化村的群众是“革命党”,张书印是“革命家”。1927 年豫西著名共产党人、革命运动领导人张之朴到进化村考察农运,欣然题词 :
松竹梅岁寒三友,桃李杏春风一家。
      农运的发展大大促进了密县的反帝反封建运动的开展。“五卅”运动爆发后,张书印在县里奔走呼号,成立密县沪案后援会。农协会员和农民自卫军队员及全县工商界人士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在群众集会上,张书印、樊百全等除揭露帝国主义屠杀中国工人暴行外,还向群众教唱反帝歌曲。一首《永远不忘五卅》迅速传遍全县 :
永远不忘五卅,
外国人开炮打,
打死我同胞,
如今怨恨泉下!
热泪抛,
抛,抛,抛!
心头火,
烧,烧,烧!
有仇必报,
报,报,报!
      1926 年 1 月,张书印、樊百全在省青年协社指导下,成立了密县青年学社。青年学社是共青团的外围组织,密县青年学社的建立,把密县进步青年引到集中统一、团结战斗的革命轨道上去。青年学社还主办了《密县青年》,宣传革命进步思想,抨击腐朽的封建制度,号召全县进步青年团结起来,向黑暗势力开战。
       1926 年 9 月,冯玉祥在开封举办河南省党务训练班,张书印到该班受训,加入国民党。不久,张书印被派回密县,成为国民党密县县党部的负责人,他利用合法身份,积极开展革命工作。
       张书印负责国民党密县县党部工作之后,迅速组织农民协会等革命团体,向封建势力、土豪劣绅开战。张书印打击的第一个对象就是大劣绅王洪瓒。 早年留学日本的王洪瓒,曾获北洋军阀政府大总统颁发的奖章,当过军阀吴佩孚的参议。1924 年王回密县担任二十保团总后,称霸一方,欺压百姓,霸占南泉寺庙地八百亩,密县人民深受其害。1927 年春,张书印率领密县农民自卫队及农会会员五千余人,并调新郑、登封、中牟等县农会会员一千余人,同吉鸿昌部一个营一道,将王洪瓒所住的王寨沟团团围住,狠狠地教训了王洪瓒。自此,王洪瓒威风扫地,潜逃多年。
       对王洪瓒的打击,鼓舞了群众的斗志,调动了农民群众反封建、斗劣绅的积极性。农民运动轰轰烈烈,三天两头总有一支成千上万人的队伍,由全县各区、乡农协领着,给土豪劣绅戴上高帽、绳捆索绑,打着旗帜,敲锣打鼓,高呼口号,声势浩大地进入县城,不是让土劣游街示众,就是送县法办。只要队伍一进城,各界就纷纷响应、声援。学校正在上课,只要一听见街上的口号声、锣鼓声,就立即停课参加游行。土豪劣绅一个个被打倒。反动县长沈述仁对抗禁锢,反对农会,学生把他绑在县大堂柱子上进行批斗,斗了一个上午。下午学生离去,沈仓惶逃跑,离开了密县。
       1927 年 11 月,张书印在县城办妇女训练班。他亲自动员妻子吴子贞进城参加训练班。一天,下着小雪,张书印的父亲送儿媳进城,途中,反动劣绅将张书印的父亲拉走,砸死在登封花石头。土豪劣绅们开始向张书印发起进攻了,但他毫不畏惧,仍继续开展革命工作。
       1928 年夏,国民党反动县长将张书印拘押。说他“组织农民协会,煽动群众闹事”,判处徒刑 16 年,押往开封。后经共产党多方营救,在吉鸿昌干预下,张书印才得以出狱。
同志情 朋友谊 肝胆相照
      1929 年,国民党的白色恐怖日益严重。经过连年混战之后,蒋介石统治魔爪伸到中原,于是中原大地乌云滚滚,而这时张书印在他主持的国民党县党部门口却贴出这样的对联 :
愿革命,愿牺牲,革命人士请进来!
想升官,想发财,投机分子滚出去!
       正是怀着这种崇高的革命精神,张书印把个人的进退、生死置之度外,冒着杀头的危险,聘请张之朴、谷效颜、李子等一大批共产党员和革命志士来密县到第二职业学校、平民工厂等单位任职。这样,一方面可以使他们在密县开展革命活动,另一方面也可以隐蔽他们的身份。
       张书印是共产党的忠诚朋友,孙中山“新三民主义”的忠实信徒。孙中山先生逝世时,张书印在密县老城东街文庙主持召开追掉会,泣不成声。他听到孙中山先生的临终嘱托“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须努力”时,感慨万分,决心行动起来,坚决执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新三民主义路线。
        1927 年,张书印与共产党积极合作,同共产党员张之朴、郭安宇、郭静宇等人在豫西分别联络庙道会、红枪会和农民自卫军,积极响应北伐。
        1929 年春,反动豪绅告“张书印是共产党,组织农协会,农协会有小黑屋、小水牢……”,为此,张书印再次入狱,到年底才被放出。
        1930 年 6 月,张书印响应共产党的号召,积极参与中原兵变。一天,他对跟随他多年的地下共产党员王应先说:“给你五元钱回家看看你母亲,安排一下生活,回来后,咱拉出去。”
        8 月 10 日,张书印被国民党改组派成员宋子玉杀害。张书印被害后,共产党在密县的活动中心——第二职业学校被关闭,平民工厂被改组为民生工厂,张之朴等一大批共产党人离开密县,革命暂时转入低潮。
        张书印一生道路曲折,他从一个激进的青年知识分子成长为一个坚定的民主革命战士,从一个笃信三民主义的国民党党员到共产党的忠诚朋友,走过了一段艰难的道路。他那种勇于实践,勤于探索,积极走与工农群众相结合道路的革命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
 

相关新闻

主办单位:中共郑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办公电话:0371-67178295
邮箱:zzdsb3@163.com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淮河路53号 备案编号:豫ICP备13020910号-1
网站服务:八都科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