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博览 > 史海钩沉 > - 详情

邓小平在郑州战役前后

2020-09-15 08:29 来源: 未知 人气:

 

邓小平在郑州战役前后

大战即将开始,郑州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一定要保障黄河铁桥的安全,保障铁路、公路交通运输,把各种物资及时运往前方。  ——邓小平
邓小平生前曾感慨地说:“在我一生中,最高兴的是解放战争的三年。”他说的“最高兴的三年”是指抗战胜利后,他和刘伯承率领刘邓大军驰骋黄河两岸,挺进大别山,转战江淮河汉之间,直到渡过长江的三年。人们把这三年称之为“逐鹿中原”。而郑州战役是邓小平“最高兴的三年”里泛起的一朵小浪花。11月1—2日,采访组一行到河南郑州,追忆一代伟人邓小平在郑州战役前后这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历程。
人民盼望解放郑州
      “郑州战役可以说是淮海战役的前奏。”曾致力研究邓小平在中原经历的学者、郑州市高新技术创业中心主任任涛11月1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年,亲临前线指挥这场战役的邓小平曾这样形容它的重要:‘大战即将开始,郑州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一定要保障黄河铁桥的安全,保障铁路、公路交通运输,把各种物资及时运往前方。’由此可见郑州战役的重要性。”接着,她详细介绍了邓小平在郑州战役前后的情况。
       1948年10月11日,中央军委、毛泽东发出《关于淮海战役的作战方针》的指示,指示中原野战军立即部署攻击郑州、徐州线,钳制孙元良兵团。
       率领中原野战军从大别山转出来已经半年的邓小平接到中央军委电报,立即与刘伯承、陈毅共商作战部署,决定在发起淮海战役前,首先攻取郑州,以吸引孙元良兵团回援,或吸引邱清泉兵团一部向西,配合华东野战军作战。
       10月13日,中原野战军一、三、四、九纵队的司令员杨勇、陈锡联、陈赓、秦基伟在河南省禹州市禹县制订了郑州战役作战计划,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看了十分满意。18日,刘陈邓下达郑州作战的命令。
        “听说解放军要攻打郑州,郑州人民奔走相告,因为他们早就盼望着这一天了。”郑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业务一处处长步寿评介绍说,当时的郑州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如一首民谣表达的:“盼八路,望八路,八路走了想八路;恨中央,骂中央,中央来了一扫光。”
       记者查阅到1948年10月18日的《新洛阳报》刊载的一篇文章,也描述了当时郑州的社会现状:“国民党反动政府惊慌万状,国防部下达了‘郑州军队、机关、眷属于10月10前撤至江南’,由郑州至徐州的火车日夜不息的运输。郑州国民党警备部已经解散,国防部后勤联总部、绥靖公署、宪兵团均逃至江南,省立学校强迫学生过江,其他学校学生全部疏散回家,商业几乎停顿。老百姓因解放军解放开封后纪律严明,对民主政府有初步认识,所以,盼望解放军早日解放郑州。”
中原野战军从郑州奔赴淮海前线
        郑州战役预定1948年10月22日夜发起。当郑州守敌发觉解放军兵临城下,不敢固守,遂于22日晨6时弃城北逃。负责从北面攻击郑州的第九纵队司令员秦基伟发现敌人逃跑意图,即请示邓小平。
        邓小平当机立断,果断调整部署,命令部队提前发起郑州战役,将预定的城市攻坚战转变为野外歼灭战。他指示秦基伟:一定要歼敌于运动之中,不能让他跑掉!
        22日晨至23日晚,九纵全歼北逃之敌及黄河铁桥守敌。此时,华北野战军第十四纵队也歼灭了黄河北岸桥头守敌。至此,郑州战役胜利结束,共歼敌1.1万余人。
        郑州解放的消息传到禹县指挥部,邓小平欣喜万分。因为郑州是平汉、陇海两大铁路枢纽,它的解放,建立了淮海战役的前进基地,对于下一步支援淮海作战的繁重的支前工作起着重要的作用。
       10月23日,毛泽东代表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电贺郑州解放:“刘伯承、邓小平诸同志及中原人民解放军全体同志们:济南、锦州、长春解放之后,郑州又告解放,陇海、平汉两大铁路枢纽为我掌握。对于整个战局极为有利,特电祝贺。”
        郑州解放的当天夜晚,邓小平和陈毅便乘车从禹县来到郑州,并于24日在郑州绥署礼堂主持召开参加郑州战役部队团以上干部会议,着重讲了关于部队东进前的形势和任务。26日,邓小平、陈毅率领中原野战军4个纵队从郑州出发,沿陇海路东进,奔赴淮海前线。
秦基伟的两个教训
        “在解放军的高级将领中,邓小平同志治军严厉是人所共知的,奖罚分明,一丝不苟。”任涛说,“解放郑州后,秦基伟在担任郑州警备司令期间,有两件事对他教育很大。”
       第一件是因为看戏。秦基伟喜欢河南的豫剧,一年四季都是作战,难得有个消遣的时候,没想到看一场戏闯了一个祸。
       那天晚上,安排好值班,他换了便衣,掖好手枪,悄悄地寻到一家剧院门口,自己掏钱买了一张票进去了。
       怕出事就有事,偏巧那天晚上邓小平政委打电话找他,一听说秦基伟不在,就火了。司令部的值班参谋绝对是个忠诚的同志,明明白白地向邓政委报告:“秦司令员看戏去了。”
       这下还了得吗?二话没说,通报全中原野战军批评。
       第二件事是九纵后勤部长杨以山惹起的。
       郑州打下后,首先补充的是武器弹药,其他装备还未改善。纵队首长外出开会,要么骑马,要么步行,在城市里,这样的交通方式确实不便。杨以山见郑州铁路局有几辆小车,就去向人家借。这件事反映到邓小平政委那里,一个命令下来,撤了杨以山的职。
       杨以山是个工作十分勤恳的同志,就因为借一辆车被撤职,是不是处理重了点呢?邓小平不这样认为,他说:“什么借?郑州是你打下来的,你是胜利之师,他铁路局虽不是党政军机关,但也是国民党的办事机构,那些人本来就对共产党心存疑惧,你明借暗要,不是抢也是抢,违犯了我党我军的城市政策,该撤职。”
       “解放郑州后,通报批评了纵队司令员,撤了纵队后勤部长,枪打出头鸟。邓小平这一手很厉害,敲山震虎。在非常时期尤其需要这样。现在看来,邓小平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任涛说。
   (文章来源:广安日报  )
 

相关新闻

主办单位:中共郑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办公电话:0371-67178295
邮箱:zzdsb3@163.com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淮河路53号 备案编号:豫ICP备13020910号-1
网站服务:八都科贸